•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会员注册

揭开“三孔”金银币设计与思想追寻之路

2017-11-20 21:06:46 来源: 北京邮币卡网

摘要: 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曾经赞叹道,古老的建筑,之所以能够绵延千年,正在于有一种人格力量的灌注,即建筑的灵魂。

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曾经赞叹道,古老的建筑,之所以能够绵延千年,正在于有一种人格力量的灌注,即建筑的灵魂。如果它与人的灵魂没有交集,则建筑就没有了生命力,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笔者认为,这个观点就是“世界遗产——曲阜孔庙、孔林、孔府”金银纪念币的设计思路。

1.jpg

设计之突破:跳出板块框架,回归圣人形象

“世界遗产——曲阜孔庙、孔林、孔府”金银纪念币共5枚,其中金币2枚,银币3枚。这套币的设计思路,与以往世界遗产系列项目最大的区别在于,并不是仅仅停留在建筑层面上,而是破天荒拿出8克金币和1公斤银币,以两枚币的版面将主题内容扩展到对孔子先知圣人形象的描绘和探寻上。

孔子生于公元前551年,卒于公元前479年。它既是中国儒家思想创始人,又是春秋末期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集华夏上古文化之大成,相传孔子曾修《诗》、《书》,订《礼》、《乐》,序《周易》,作《春秋》。他一生从事传道,授业,解惑,因此被尊称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孔子和孔子门生的儒家思想更是辐射至亚洲地区,并由此形成庞大的儒家文化圈。

孔子的思想影响深远,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中,孔子已经是一个无可取代的文化符号,但是生活在数千年前的孔子到底长什么样,恐怕很难有一个定论。8克金币和1公斤银币分别依据历史上最著名的孔子画像进行二度创作,其中8克金币侧重于“至圣先师”,1公斤银币则侧重于“万世师表”,立体多元地展现了中国人心目中的孔子形象。

8克金币的背面图案为孔子燕居像,并刊“孔子”字样及面额,它的创作原型是明朝佚名画者所作的孔子燕居像。因为这幅画像中的孔子形象仪态威严、端庄稳重,多出现在中小学课本上,所以也是我们最熟悉的孔子形象。

这枚金币进行二度创作的难点有二:其一,原型为中国传统绘画,不立形象更立形神,而金币是浅浮雕,要的是一个非常确切的形,再由形提炼出神;其二,原型中的孔子在人之外,更接近中国庙宇中的罗汉形象。所以金币诠释的孔子形象,在“历史人物”之外,更有几分“仙风佛性”,很像民间神话故事中那种既有神通又兼人性,让世人顶礼膜拜的先知形象,是中国人心目中高远脱俗的人格理想化身。金币上的孔子面相丰腴,额头凹陷,目光炯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倒眉翘胡,须发飘拂,造型准确,敦厚凝重的风姿之中更带有逸秀潇洒的气韵。虽然仙风高远,但还是遵循了民间野史中流传甚广的孔子真容特点,保留了“七陋”之中的“鼻露孔”、“眼露白”、“唇露齿”、“头圩顶”、“耳重肩”等孔子异于常人的形象特点。用飘逸婉转的线条表现孔子的须发、布衣,画面简淡但境界高逸,显示出一个神圣化的孔子形象。孔子在《论语・述而》中曾说“圣人,吾不得见之矣”,但观此枚金币,圣人,吾辈却得见之矣。

1公斤银币的背面图案为孔子行教像,衬以杏坛讲学和周游列国画像石图案组合设计,并刊“孔子”字样及面额。

这枚大规格银币的创作蓝本是被称为孔庙的镇庙之宝,一般被认为是唐代吴道子所作石刻本的《孔子行教像》。原作虽然是雕刻于石壁之上的线条画稿,但线条流畅劲拔,寥寥数笔,形神毕现,孔子神态栩栩如生。相比8克金币,这枚1公斤银币更注重表现孔子的仁礼精神和儒雅气质,凸显出孔子作为“万事师表”,更加朴素谦恭,智慧博雅的形象内涵。

1公斤银币上的孔子已步入晚年,他头扎儒巾恭身而立,双目前视须发飘逸,身体稍稍前倾,双手前伸上举,作谦卑有礼的“天揖之势”,配合画面背景的杏坛讲学和周游列国画像石图,生动地再现了作为万世师表的孔夫子彬彬有礼、尊师重教而平易近人的儒姿。虽然在这枚银币画面上,孔子形象所占据的版面并不是很大,但就整个画面而言,他占据着画面的中心,是币眼之所在,因此吸引着欣赏者的全部视线。银币的塑造上,可以说是形象的洒脱与精神的谦卑并存,孔子作为两千多年前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其精神世界的博大波澜,通过银币画面上这个人物的姿态曲线和面部表情被精妙地表达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真实的,属于历史的孔子。

而且这枚1公斤银币的画面风格典雅素净,设计繁简得当,呈现出天然去雕饰的质朴情趣。在造型上,画面中心的儒者孔子形象凸显的是儒家思想爱人宽厚的“仁”,画面背景所装饰的杏坛讲学和周游列国画像石图,则强调的是儒家思想中遵守等级制度的“礼”,以人与像的形来诠释孔子思想的神。

设计之深意:曲径通幽,以建筑诠释儒家思想

这套币中的另三枚币回归主题,分别表现的是山东曲阜孔庙、孔林、孔府这三座与孔子息息相关的历史建筑。要在金银币上表现建筑不难,中规中矩依样画葫芦就可以,但是要表现出建筑的精髓内涵,尤其是三孔这种建筑的人文底蕴就不简单了。这三枚纪念币在设计上大有深意,以三孔建筑来诠释孔子的儒家思想。

150克圆形金质纪念币的背面图案为曲阜孔庙大成殿及万仞宫墙大门建筑造型组合设计,并刊“曲阜•孔庙”字样及面额。梁思成先生曾这样评价曲阜孔庙:“从建筑史的立场着眼,曲阜实在是一处最有趣的,说是世界上的孤例也不为过”。因为曲阜孔庙建筑不仅是中华民族儒家和儒学发展壮大的历史见证,也是综合体现中国古典建筑、建筑文化审美的重要载体。赏析这枚金币的画面布局,可以把画面最前方的明代城墙万仞宫墙城门看成一个起势序幕,以蜿蜒曲折的流云作为过渡,画面既一分为二又结成一个整体,然后慢慢过渡到画面高潮即中心建筑孔庙大成殿,按照从前向后的序列,有秩序有节奏地构成了一个秩序井然的画面整体。在处理上,有三个重要细节:第一,孔庙建筑群虽然是孔子的先代遗产,但是它于历朝历代的修建和修葺均打上了古代宫廷宗庙、皇家皇权思想的深刻烙印,特别选择明代城墙的万仞宫墙城门就是体现孔庙的皇统政治色彩;第二,从前导的城墙到过渡的流云再到主体的大成殿,画面呈中轴对称,既直观反映了孔庙建筑群本身的布局特点,又通过金币画面的严谨空间秩序演说儒学中正有序的思想规范;第三,向前向后,由近及远步步引导展开画面,建筑粗犷而端严,规模由小而大,把欣赏者的情绪由肃穆飘忽的遐想中,引入到庄严崇敬的气氛里,从而深刻体会儒家思想追求中正理性的审美观。

150克银币是世界遗产系列中第一枚150克银币(等同于5盎司银币),因此收藏价值不凡,该币背面图案为曲阜孔林万古长春牌坊建筑景观,并刊“曲阜·孔林”字样及面额。

孔林又称“至圣林”,是孔子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孔林埋葬孔子长孙已至第七十六代,旁系子孙已至七十八代,从周至今,全无间断。银币画面以略带仰视的远景角度刻画,给欣赏者以一种挺拔高扬的视觉感受。六柱五门的万古长春牌坊,石柱上的云龙,夹抱石鼓的雄狮,以及石坊上雕刻的龙凤麒麟等等,在设计者的二度创作中也特别雕饰强调了,甚至雕刻得更为细致优美,这些体现皇家建筑色彩的细节都是精心保留的。简约明快的线条装饰,方正的牌坊线条与婉转的纹饰线条完美结合,伴随着白银的晕淡光泽,流露出古朴庄严的美,仿佛在对我们述说着孔氏家族漫漫而悠远的历史。画面上,万古长春牌坊前的两株桧柏也是刻意设计上去的,一方面桧柏本身就是孔林中最多见的植物,能够体现孔林的日常环境内容,另一方面《论语•子罕》说道,“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孔子以松柏来喻人育人,教导我们要成为有远大志向的君子,要像松柏那样能够经受各种各样的严峻考验。

在这枚银币的创作中,写实方面充分遵循万古长春牌坊这座建筑本身的比例结构和造型特点,而写意则强调以松柏来传达孔子的教育思想,金属原是没有生命的,但经过有意识地雕琢后,就能让没有生命的东西变得通透鲜活,充满了灵气,浓缩于方寸之间,让欣赏者透过画面上这座绵延千年的孔子家族墓地,碰触到孔子世家千年的浮沉以及深邃内省的孔子教育观。

30克银币的背面图案为曲阜孔府大门造型,并刊“曲阜·孔府”字样及面额。孔府位于曲阜城内孔庙东侧,是孔子嫡长子孙的府第,即衍圣公府。

这枚银币在设计和雕刻构思的巧妙之处在于,它能在有限的空间内表现丰富而且具有延伸感的文化意象。在浮雕创作中,为表现出孔府大门的立体感,五檩三柱,脊施瓦兽,檐下云拱等雕刻完备。匾额上由严嵩手书的“圣府”二字,以及门两旁明柱上由纪晓岚手书的天下第一联:“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都雕刻得精细清晰,如果用放大镜欣赏这幅对联上的字,上面少一点的“富”字与原建筑一模一样,富贵无顶文章通天,这个细节的保留不仅表现了封建统治者和文人们对于孔氏家族的偏爱,也寄予了中国人希望孔氏文化,儒学思想绵亘长流滋养中华民族的美好祝愿。

银币画面采用自大门而望内堂的视角,渐递深入,形成丰富多样的空间层次,给人以余韵绵长、宁静致远的感觉。孔府大门与未开启的重光门之间,一株碧郁苍翠斜斜插入,让画面变得灵动起来。

虽然这套金银币的主题名为“世界遗产——曲阜孔庙、孔林、孔府”,但建筑本身似乎并不是其中的重点,更强调三孔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福宁宝库无关。如有疑问请与主编信箱联系:fnbaoku@163.com
热门资讯IMAGE
谁决定了纸币价值
精品导购GUIDE
邮票中的香港记忆